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悠然家园

书香浸润童年,阅读陪伴人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[原创]冬游黄山  

2014-10-17 21:24:57|  分类: 中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xianyuany《[原创]冬游黄山》

    “五岳归来不看山,黄山归来不看岳。”听说要游黄山,非常兴奋。

这些年,为了生计,久居闹市,在尘世中漂浮。有时甚至感觉自己如行尸走肉,麻木不堪,至于游天下名山,只能跟着一些参考资料,“徒有羡渔情”了。

忽然听说能暂时放下工作去领略一下黄山之冬,真是喜不自胜。不能错过了这个好机会。赶快查阅资料,给自己做些准备。首先是查古代诗歌。可惜,没有几首直接描写山景的。

李白的最多,写黄山本身的却只有《山中问答》、《送温处士归黄山白鹅峰旧居》两首。前一首淡然一笔“桃花流水查然去,别有天地非人间”,难见黄山之特色,后一首也是寥寥几笔,只见森林不见树木。我在《唐诗名篇赏析》中没有找到,可见并不是特别精彩。

倒是贾岛有一篇《纪汤泉》,写得很实在,有写景,有抒情,有议论,只是怀古伤今的情绪太浓了点。杜荀鹤《汤泉》写得真实可感,但“不愁乱世兵相害,却喜寒山路入深。野老祭坛鸦噪庙,猎人冲雪鹿惊林”两联难免煞了风景。李敬方的《题小华山》将黄山比作小华山,终归有假借之嫌。释岛云《望黄山诸峰》也有大而空的感觉。

不如亲身去体验一下。

元月21915分,从广州乘飞机2040分至黄山,住心族之旅酒店。第二天一早游野生猴谷,下午上黄山,住黄山白云宾馆,下午下山。

上山前,导游告诉我们第二天早上可能会下小雨,让准备好雨具。

上黄山的第一站是玉乘缆车上山时,心里想着要好好看一看传说已久的迎客松,但眼前的景致已经让我开始惊叹。峭壁千仞偏有奇松点缀,虽险却不单调;天布乌云仍能直视百里,虽阴却不黯淡。冬游黄山 - xianyuany - 城市边缘冬游黄山 - xianyuany - 城市边缘

    上山了,导游说我们的运气真好。她告诉我们,因为黄山每年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云雾中“浸泡着”,所以游客多数很难看清这么“真实”的美景。还有,黄山每年有超过四分之三的时间会下小雨,但我们今天竞能游得如此从容。

    我想李白之所以没有写出很具体的山景,恐怕也是没有赶上好天气的缘故罢。当然,也可能跟李白的心境有关:李白一游黄山,是在天宝末年,被流放释归之后,自然没有好心境;第二次是上元二年,李白已六十一岁,已无心在诗中述说自己所见之奇观,于是只有以“别有天地在人间”之句让读者自己去品了。想到这里,我与几位同事竟“多情”起来:黄山也许是因我们要来,才如此好天气的罢。

    禁不住回望索道,禁不住再看一眼两旁绝壁上的矮松,有所感竟胡诌了几句:

迎客何须至玉屏,

夹山列道更殷勤;

太白若许逢盛世,

便有诗情入人心。

    沿石道至玉屏楼景区,一观石刻,果见壮观非凡;二览迎客松,更是傲而不亢,谦而不卑,挺立于巨石之前,轮廓分明。同事们纷纷上前留影,我则突发奇想,照了一张别有味道的照片,借景成趣:双手前伸,与松枝相“握”,头顶树冠,岂不是与黄山交好?冬游黄山 - xianyuany - 城市边缘

照完相,自由活动,发现这里视野更开阔,左观天都,右赏莲花,极目望去,云海、怪石、奇松,尽收眼底,这才想到“不到文殊院,不见黄山面”之说。难怪迎客松要在玉屏迎客,原来其中诚意无限!

天下黄山迎客松,丈夫伟岸自不同;

虔心邀我至绝顶,共赏玉树独临风。

    出玉屏景区,导游指着一棵树说,那是“送客松”。看起来却也真如拱手相送,礼节周全。于是也记下一首《叹玉屏松》:

冬游黄山 - xianyuany - 城市边缘

独立山门外,傲观冷雪寒;

遥望非无礼,小坐独有情。

邀君览群胜,与梦赋众魁;

点头迎客至,拱手送宾归。

 

    下一站须至白云宾馆。先下行一段再上行。一路上,见各种奇石,名目怪异。其中有一处被命名为“手机石”,因为它就像一部带着天线的手机。于是有同事发问:“在手机出现之前,那该叫什么石呢?”又有人笑着说:那该是所有人都会的问题。想想也是,于是我想着自己给它命名——叫它“拉钩石”如何?它难道不像一只伸着小手指的手吗?对对对,就是!它知道我还会再到黄山来,它要与我拉钩,约定“不见不散”。

下行时,发现山道非常陡,左边是椭球形石壁,不见其背面,右边是深渊,神秘莫测,令人不寒而栗。人们小心地探脚下行。后面有个游客笑着说:“我下楼梯从来没有这么慢过。”一句话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了。

    过了一线天,行走在山脊之上,视野更开阔了。原以为如果能见度高便难见真正的云海奇观,没想到,临风南望,看到的更多。往左便是云海,云上观海,浩渺无际;海中群峰浮动,尽显众山之小。右看,峭壁黑松,在微阴的天幕下更是一幅线条分明的水墨画。平视,好似上下层云缝间挤出一道红光,从东至西,笔直千里,好不壮观!这倒是平日难见。恰是:

水墨源造化,南极照佛光;

海涵万山顶,云外一线天。

 

    边欣赏美景,边为自己来的时间正好而沾沾自喜。有朋友说:可惜明天会有雨,这样的美景会不会看不清?

    正在兴头上的我,笑着说:放心吧,我们的运气一直很好,不是吗?明天如果下雨,一定会留给我们“空山新雨后”的清新悦目;如果有云雾,反而不好——庐山的云我们已经见识过了,没有必要让我们品比高低;再说了,以我的经验,能见度这样高,天气干冷而风寒气爽,明天应该会有雪,你就等着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吧。

    朋友们自小居住在广州,有很多都没有见过雪呢!听我这么说,一个个蹦蹦跳跳的,但又担心雪天下山会路滑,我于是说:雪刚下是没有问题的,我们只要踩着别人没有踩过的雪走就行了;如果雪被踩过,又结成冰,就要小心滑倒了。

    到达白云宾馆,导游提醒我们第二天一早要看日出,请大家自己作好准备。

    躺在床上,禁不住想:明天如果真下雪就好了。故乡的雪见得多了,但毕竟是平原地区,一望茫茫,虽也壮观,终究没有变化。这黄山的雪究竟是怎样的呢?

 

    第二天一早,才六点钟,就有人嚷着要去看日出。我睁开眼一看,嗬!好大的雪呀,真的下雪了!赶紧穿衣洗漱。到大厅时,还有人忙着看日出,我觉着好笑:这么大的雪,哪还有什么日出啊?

    勤劳的人们已经开始打扫宾馆门前的雪了,我赶紧出门。找一块僻静无人之处,静静地站在雪地里去细细的观赏。

这是我赏雪的习惯。我爱雪,更爱欣赏未被破坏的雪景。记得读高二时的冬天,一夜飞雪,积了两尺来厚,我们男生寝室的同学们,有的怕冷还蜷缩在被窝里。我们几个兴奋得只穿着裤衩,在雪地里奔跑了几个来回,然后将鞠起雪就往身上搓。可不是吗?用雪洗澡多好,随便抓起一块,既是毛巾又是肥皂,搓在身上还凉丝丝的……后来,在我的头脑中,一直将雪奉为大自然的精灵。那时候还写了一篇爱雪的作文,被老师拿到班上念过呢。

现在,身体已经大不如前,我已经没有胆量在雪地里洗澡了。但对雪的感情却一直没有变。我来到一块还没有被人踩过的空雪地边,呆呆地出神,痴痴地与雪对话:

雪啊,你听见了我的呼唤吗?你是在讨我的欢心,还是有意留我多住些时日?你知道我并不如从前,不可能再赤着身子用你洗澡了,只能默默地享受着你的静谧了。

一阵风来,树上的雪飘飞在我的脸上。我懂了,我就拿你洗把脸,也算是对久远回忆的一个交代吧。雪敷在脸上,顿觉神清气爽。慢慢抬眼看着周围的松树,银妆素裹,它们,也如我一样在默默地享受雪之静谧吧。看看周围没人,我便一个人在雪地里狂奔,任飞雪掠过我的脸颊。但我没有大叫,我怕惊了黄山松的梦。

 

    导游传来消息,说大雪封山,可能很多景点无法游览了。只能上一上光明顶,看一看连理松、黑虎松什么的。

    我们上了光明顶,在雪地里留影,有几位游客在堆雪人,然后与它合影,别有一番情趣。

    一路走完,又得下山了,乐极生悲,留下一些遗憾,只能等我下次再来了。想想,还是乐多一点。看看我当时胡乱记下的这首《寄黄山雪》,就知道了:

黄山自多情,迎客连天排;

视野全开阔,浓墨驱阴霾。

白雪知我意,飘飞满山脉;

恰似春风来,万树梨花开。

我歌雪伴舞,我行雪徘徊;

暂借黄山松,留卿万世白。

身自不由己,切切勿相怪;

明年当此时,相约共叙怀。

 

    原计划要步行下山的,只因这天气,领导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,还是坐缆车下了。

    坐在缆车里,我突然再次想起李白的《山中问答》:

问余何意栖碧山, 笑而不答心自闲。

桃花流水杳然去, 别有天地非人间。

    我终于明白李白为什么不写点实景给我们了:我一个行外人,来到这黄山仅一两天还不能游完预定的景区,就已经涌出那么多歪诗出来,哪里能写尽黄山美景?我明白了自己的浅薄。

    莫如说,黄山处处是诗;黄山,本身就是一首耐读的诗。

 

    桃花流水杳然去, 别有天地非人间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